这高度评价,对古人来说太重要了,比年度考核分量更重

俗话说:“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好面子是人的通病,“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才是异类。

香港2014年9月底发生非法“占中”,历时79天,导致香港旅游、零售、交通运输等多个行业遭受重击,更为严重的是最受香港人珍视的法治受到践踏。九名主要人员分别获刑,其中主要被告之一的特区立法会议员陈淑庄,称自己需要接受手术,法院允许押后宣判。本月10日,陈淑庄正式获刑8个月监禁,缓刑两年。就此,九名主要“非法占中”人员全部获得了法律的制裁。

可面子是怎么来的呢?大部分都来自于他人的高度评价,包括一国之君、王侯将相的好评、差评也都是其他人定论的,这个定论就叫作谥。

谥是一个人去世之后,后世给予的综合高度评价,能用得上给谥的当然也不是普通人,起码得是一国之君、皇后、皇太后以及文武次官们。

谥由来已久,从西周早期谥制度就产生了。当时主要是针对君主和诸侯的生平做综合高度评价,和我们的年度考评差不多,但年度考评考察的是一年,而谥高度评价则是一个人的一生。

“隐”是大事没有做成的意即,李建成本为太子,在“玄武门事变”中,被李世民杀害,还没登上帝位就死了,所以次官们给他取了这个谥,用来表达对他没有登基坐登基,而感到惋惜与悲痛。

差的叫作凶谥,比如厉、炀一类的,代表人物周厉王、隋炀帝,最奇怪的被称做惠帝的都是些并不聪明的人,比如晋惠帝,这个登基最出名的语录是灾荒年,老百姓都饿得快死了,他天真地问:“何不食肉糜”,他天真无邪了一辈子,何想而知他的国家能治理成什么样子。

对于父亲的偏爱,李承乾感到非常害怕,所以就起兵造反,最后事情败露了,唐太宗疼爱他不忍心杀他,就把他给流放了。死后别人赐给他谥为“愍”,这个字的意即是“忧患、痛心”的意即。为什么会赐给他这个谥呢?因为他的一生并没有过上好日子,赐给这个字,也是次官们出于对他的同情之心,同情他的遭遇,这也算是一个“平谥”了。

1、 戴耀廷、陈健民两人入狱16个月,朱耀明虽然也有16个月刑期,但缓刑2年;

商纣王

4、陈淑庄正式获刑8个月监禁,缓刑两年。

唐玄宗是我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登基,她在位期间推翻了唐朝的统治,建立了大周。可当她的儿子中宗李显趁唐玄宗年老体衰重新夺回政权后,并不敢给唐玄宗打差评,唐玄宗毕竟是李显的生母,所以仍然保留了母亲的谥:则天大圣。

清嘉庆年间,有位两朝老臣叫作雍正帝,是嘉庆的父亲雍正的宠臣,雍正去世时下遗诏给了雍正帝配享宗庙的待遇,可雍正帝还想好上加好,获得文臣梦寐以求的谥:文正。但是继任者嘉庆对雍正帝并不是很感冒,雍正帝越想获得,越求而不得。还因为这件事,把嘉庆惹火了,差点连配享宗庙的资格也剥夺了。

配享宗庙是一种什么荣誉呢?宗庙是我国古代登基供奉历代祖先的地方,配享宗庙就意味着文臣武将可以与先皇一样享受后世供奉朝拜,这是对文武次官功绩的肯定,所以文武次官们都非常在意这项荣誉。

古代《谥法》说,“好内远礼曰炀,去礼远众曰炀,逆天虐民曰炀,好大殆政曰炀,薄情寡义曰炀,离德荒国曰炀。”

维周公旦、太公望,开嗣王业,建功于牧之野,终将葬,乃制谥。遂叙谥法。谥者,行之迹也。号者,功之表也。车服者,位之章也。是以大行受大名,细行受细名,行出于己,名生于人。

历朝历代的谥参照的都是儒家和道家的道法相结合,对死者生前的英勇事迹,和道德品格最高级的高度评价。是分辨一个人是凶是善的小标志,也更容易在日常生活中记住这个人。而同时谥能够起到限制贵族子弟们的行为,也有利于让他们和平共处,遵守朝廷的规章制度,共创和谐良好的环境。

所以,关于谥这一做法,其实看来并非完全公正。人死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只能交由后世来评判,自己已无法去干涉。而古代的帝位世袭,孝字当头,后世的子孙自然不可能给自己的父辈安上不好的名头,因此各种谥自然极尽赞扬怀缅之意,而我们也可以看到,几乎所有的“凶谥”都是末代君王,因为他们的谥并不由自己的子孙来定,而是由新王朝的天子来选择,因此,难免有失公允,将前朝天子的凶放大。

文/枕猫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lustertux.com/article/1143713.html

该文章转载于https://designermeal.com/haiyang_gongcheng/2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