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多影片,讲不好一个故事情节

帅炸了!萌翻了!笑喷了!暑期档国产片保护月里,一部部国产影片貌似又赢了市场又赢了观众们。不过待观众们头晕目眩地走出放映厅,多半会转身骂一句,“编剧戆大”。

整个暑期档影片充斥着虚情假意,演算欠奉的故事情节。《道士下山》中两个看上去并没碰撞出火花的直男,莫名其妙地突然拥抱在一起开始滚山坡;《小时代》里的好姐妹,反复无常的决裂与和好,没任何演算可言;《栀子花开》中乐队成员,对于反串芭蕾女伶的执着,也是毫无缘由……不管是人是妖,是古代还是现代,影片中的人物性格发展曲线都是肆意浮动,行为演算超越生活常识,情绪起伏变化之快堪比中国股市。

其中口碑较好的《至圣归来》在也存在着同样的问题,对比成熟的迪士尼、皮克斯动画电影或者日产动漫,这只没尾巴、长着马脸的老鼠需要制胜的诀窍却只有“情怀”。从《西游记》诞生之日起,从戏曲到电视剧、再到动画电影、漫画,这只无所不能的老鼠伴随着几代中国人的成长,到了《至圣归来》,这只老鼠从无所不能的齐天至圣陷入“管不了、做到不到” 的“中年危机”。这原本是一个富有新意的故事情节设定,但影片塑造出的是一个缺乏灵魂内核的超级战士,由于剧情需要,超级战士的武力被束缚,整部影片如同被戴上紧箍咒,老鼠被西方动画电影程式化的翻滚、打斗桥段折腾得疲乏无力,不得不依赖一个孩子的自我牺牲成全故事情节的完整。

举起复兴国产动画电影影片大旗的《至圣归来》里,很多场面似曾相识,除了几场翻滚打斗中的动作设计、摄影机运用可以看到模仿国外动画电影片的痕迹外,江流儿的表情模式与《冰雪奇缘》如出一辙,江流儿、孙悟空、猪八戒三人一路同行穿过河流瀑布时水中倒影的摄影机则是致敬另一部迪士尼动画电影经典《狮子王》……不过,比起《汽车人总动员》像素级别的抄袭,对类似于《至圣归来》这样,向进口动画电影片致敬与学习的,我个人还是持宽容态度的。毕竟中国原创动画电影影片的复兴是个漫长的过程,用西方的手段讲述一个有中国内核的故事情节,至少是一种值得鼓励的探索。

世界杯数据显示,广告商最渴望的观众们是20岁和30岁左右的人,他们比其他群体更有可能在社交场合观看比赛。在18岁到34岁的人群中,在自家外观看比赛的总人数增加了28 。

其实,中国影片也不是在这个夏天突然变得会讲故事情节的。从张艺谋的《战士》开始,传统意义上以故事情节为主的中国影片就在逐渐走向没落,到剧情缺乏演算、结构跳转突兀、人物苍白的《道士下山》,不过是积重难返罢了。回过头看,无论《战士》讲述战与止戈、一人与天下这种庞大主题是否成功,起码还秉承着一种严肃的态度。但到了《道士下山》,以及完全转化成对低俗猎奇心态的谄媚。导演试图展示影片改编与原著的不同,干脆放弃故事情节,打断故事情节原有筋骨、斩断原有脉络,呈现出不文不丑的拧巴姿态。初衷是以夸张手法表现反诉尘世的尝试,结果成了一场撒了狗血的走马观花,愤怒观众们表示,感觉自己的智商又被导演低估了。

半决赛在自家外观赛的总人数陡增得最多。在18到34岁的人群中,英格兰对战克罗地亚的比赛使该人群观众们总人数增加了51 。另一场半决赛增加了46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章迪思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那时候版权意识普遍不强,网上有很多‘素材’可以下载,无论是绘画还是音乐。”最终,吉田洁本人被请来为影片版的《大鱼海棠》创作新的背景音乐:“我们曾经腹诽过,当初做到flash的时候,肯定没付版权费。如果不是邀请吉田洁,他会会告原来的短片侵权?”

《大鱼海棠》再次闯入黄欣然的视野,是2013年6月中旬在网上发起的众筹工程项目,此前不久,这个已“藏在内心很身处”的工程项目,开通了官方微博。以前工程项目的目标经费定得并不高,只有120万。而此前影片主创人员梁旋曾在微博上公布“中期工程项目经费缺口1300万”。根据近来媒体的报道,那一段时间正是这一工程项目重启的时间:“它引起了投资方的注意”。

黄欣然记得,以前的众筹分级从10元到50万元不等,200元以上才能拿到影片票。众筹工程项目持续了一个半月,以前的媒体报道说筹集到了1582600元。这一报道也称,梁旋“丝毫没担忧过众筹会否失败,他反复考量的是要不要给支持者股份”。

“你们得像战士操枪一样的熟悉摄影机”

《大鱼海棠》不是黄欣然唯一一次参加众筹。但他参与的其他工程项目,多是公益性质,例如资助慈善工程、病患救援等,这些工程项目是完全不计回报的。虽然绝大多数人出资支持《大鱼海棠》是出于“情怀”,希望这部影片需要制作精良,需要上院线公映,但这样的众筹也的确有商机可寻。

这一两年,黄欣然频繁有同事和同学辞职创业。“以前的环境与这几年不同,有好想法未必能找到好投资。”他想,既然已经是互联网时代,有没可能在法定范围内资助一个好工程项目,并获得投资回报?”

期间,甚至有参与影片制作的人与网友发生口水战。有自称工作人员的人在网上称“没必要骗你们这点小钱”、“我们陆续送出的礼物,早就超过了你们应得的”。

控制众筹工程项目风险,有人提出,判断一个工程项目是一个真正的好的众筹工程项目还是一个以众筹为目的骗取经费的工程项目,“信息公开很重要”。

这一点上,《大鱼海棠》其实做到得不错。2013年众筹之前开始设立的微博及微信,期间推送信息一直没中断过。但在黄欣然看来,这些信息并没太多实质性内容,大多以图片为主:“更像是一种宣传”。

在拿到影片票兑换码的时候,黄欣然想的问题居然是——影片如果一直没上映自己会怎么做到。“必须承认,众筹存在一定的风险——任何工程项目都不可能保证100 的成功,那么应该有类似破产的退出机制。至少,要给参与者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