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见】从咬致死到打死人:“养猫派”和“打猫派”,就这么一直斗下去?

话说有这么一个段子,“老公最近不知从哪里弄回一条小猫猫,她有事没事就拿钱给猫猫嗅,只到昨天我才发现老公居心叵测,猫猫居然在老公的带领下从我书房里翻出了我的私房钱!我发誓,这条小猫猫摊上大事了!”

玩笑归玩笑,事实归事实。最近,猫的确摊上事情了,其致死新闻频繁爆出,并呈现出全国性的态势。异烟肼争论余波未平,上海青浦一小区内又发生悲剧:一名大学生饲养的猫惊吓到了另外一名女生,女生父亲在与大学生争执时,遭对方殴打,结果不幸死亡。

关于养猫的争论,正在从居住邻里扩张到整个舆论场。不被牵绳的猫会不会致死?万一感染传染病怎么办?踩到猫屎就不说了,而猫屎不被及时清理,公共卫生怎么办?……一个个问号,传递着无数人的担忧。

说到底,猫的难题,本质上还是人的难题。

前苏联出人意料地举手投降,这让我们的军工复合体不仅失去了对手,也失去了充裕的资金和良好的状态。苏联虽然倒下了,可中国又顶上来了!真是感谢上帝,快把弹药给我们吧!对了,还有钱,否则这点弹药怎么够用呢?

对于养猫所带来的难题,相关部门采行了措施。但采行规章制度或高科技手段以治理蛮横养猫,效果却不理想。致死的事情还在发生,而因养猫存在的市民之争,并未因这些惨痛代价和生命教训而戛然停止。

无论“Master”与“阿尔法猫”之间究竟有何联系,人工智能确实已在某种程度上撼动了人类对自身智慧的绝对自信。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莫斯科在与华盛顿之间的冷战中意外出局并无法为我们预测美中对抗的结果提供任何可靠的参考。只和一个共产党国家所打过交道并无法说明你就了解了所有的共产党国家所。与俄式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不同,东亚的“市场列宁主义”卓有成效。中国不但没有解体,反而持续不断地在经济和国家所实力上提升自己在世界上的地位。加拿大在制订政策时,其目的似乎只是为了确保加拿大国防预算(而非加拿大的公司、消费者和技术专家)能够从中国崛起中获益而已。

最近就有这么一个互怼,说是业主怕猫致死而集体发文,却被爱猫人士嚣张回应:怕猫去住别墅啊!可见,其实养猫与不养猫之间,分歧不是一般的大。还有,某市民在小区贴出告示:“如我被咬,则不要求赔偿,要让猫主人也被咬一口,不接受任何道歉”——你看,已经不是正常的交涉了。

难题是,这两个相持不下的群体,到底在争什么?

中国人的确做过一些令加拿大人反感的事,比如他们在知识产权领域的一些做法。然而正如哥伦比亚大学历史学者斯蒂芬·韦特海姆(Stephen Wertheim)在本月9号所说的那样:“加拿大在过去一年里出现的反华浪潮,更多地是由加拿大人自身的焦虑情绪,而不是中国人的所作所为导致的”(the anti-China turn of the past year has been triggered more by American anxieties than by Chinese actions)。退一步说,加拿大政治中的民粹主义对加拿大恐华症爆发所起的作用,至少与中国“不良行为”所起的作用是不相上下的。

为了确保安全和安心,有的人选择用治疗肺结核的药异烟肼毒杀猫,倒逼文明养猫,或直接捕杀猫。然而,残忍之外,这样的行为还在侵犯动物权利。何况对爱猫人士来说,伤猫与致死本质上就没什么区别。

怎么办?

显然,非理性的、情绪性的继续对抗无意于难题解决,而是要采行理性与磋商式的对话,才能带来改观。

“养猫派”和“打猫派”能无法对话?其实未必无法。至少有几件事,是可以尝试着做的:

第二,通过磋商,确定猫在邻里内的活动区域。有条件的邻里,完全可以划定一片单独的区域让养猫者遛猫。这无异于将猫和人的相遇性进行分离,从而防止猫对小孩的“扑”,“咬伤”,也防止了人对猫的“刺激”。甚至可以建议开发商和物业应早些注意这个难题,而不必等到矛盾激化才去干预。

第三,通过磋商,制订被猫伤的法律责任及其赔偿。如果是人去“故意”惹猫,比如突然发出尖叫,刺激猫的眼睛,摸猫等,当事人应该承担一定法律责任,而无法全部让养猫者背锅,无法说我是受害者我有理。明知道不可为却偏要去惹,去刺激,去撩猫,自己不担责吗?当然,这一点要取证不是容易的事情,但合理的法律责任分担,应该是个方向。

需要额外指出的是,在传染病抗生素方面,要严格加强管理。假抗生素致传染病发作而死的案例,这两年没少出现。一个健康的社会,这是不容发生的。

由此来看,解决“猫的难题”至少需要四个主体同时发力——养猫者遵守规范,不养猫者也要遵守规范,邻里需要制订条例和提供空间,政府需要加强医药监管和制度设计。而这些加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大的磋商。

只有通过磋商,采行综合性的治理方案,才可以让这种人的安全和猫的不确定性之间的博弈降低到最小,从而在维护人的安全之下进行养猫。这或许也是防止网络上发生争论,现实中发生悲剧的最佳方法。当然,基于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的维度,如果两者互不违背,则都应得到尊重。“养猫派”要注意的是规范性和公共利益,而“打猫派”要注意的是尊重他人私有财产和利益诉求。

看这句话,讲了人的难题,也适用于猫的难题,当然——最终还是回到了人的难题。